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山葩

懂得去包容的人,所有烦心全释然

 
 
 

日志

 
 

岁月的草垛——记当年女知青--------------------倪虎  

2015-05-02 00:24:46|  分类: 个人原创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的草垛——记当年女知青------------倪虎 - 丁林仙 - 丁林仙的博客

 

        远远望去,那知青茅舍旧址旁已凝结成化石般的昔日草垛,分明有着她当年苦涩、并伴有不知所措下的神情。
我虽难以道清华胄曾经的苦痛,与后来人有多少关系?但亦难证实因不可抗拒的社会因素所给人价值人生的毁灭无一丝关联。
    “那一年那一天我刚十九岁。”沪上当年女知青--丁苗苗于其博文中写道:“一场‘革命’的原故,73届和74届同年分配。
       我和大妹相差两岁,我自小在苏州农村长大,八岁要入学才返沪,纯一个活脱脱的农村野‘丫头’,数字十以上全不会,就象鲁迅笔下的‘润土’…十年后,记得毕业分配那曰,我的老师及大妹老师的出现,彻底改写了我的命运。父母和我坐在一旁,政策摆在面前,一工一农。是选择插队,还是留沪全民?空气一下子变得凝固了起来。父母无法指配谁去谁留,联想到大妹是平脚板,不能走远路,自己当时还是学校‘红卫兵’骨干,为了亲情,我选择了远行,去皖南广阔农村扎根一辈子…”
       石头不大,红暮状。其色彩酷似雨止后的一砣陈年草垛。一旁不远处有室之残骸,她们当年告别“大有作为的广阔农村”时,雨一阵接着一阵地下,天晴后,有飞禽还来过,啄食着草垛。朝晖夕阳亦在此走过,有画家偶尔途径此地,能一眼认出岁月曾当其为晷,深深地亲吻过千遍万遍…
        我仍能想象,那草垛确实有着不同与旁人的神情。无风的曰子,还算蓬松的发辫仍旧飘扬着由碱皂所带给其的任性。眉眼不大,却丛然深刻,鼻中略宽,鼻翼收敛成小颗豆状,在那胆战心兢地呼吸着被捆绑后的一隅空气。下巴还未发育成熟,还留在稚气未脱的女婴时代。上唇略薄,下唇厚实,本可像张爱玲那样一支轻巧别样的笔、写就厚实下的万千文字。
        于是她在问,她们的青春去哪儿了?
         那一年,春节后即将告别沪上的她,“特地重返苏州农村开始半个月的体验生活,结果带着几个尚末全愈的血泡回至上海家中。”“二月底,”她继而说,“我决定拍张照片作个留念,尽管3角6分钱的费用在当年不是个小数目,但我深知前者的意义。早上,我把自己梳理的干干净净,因为照像馆很近,我成了第一位顾客。摄影师根据角度帮我摆好了姿式,很职业地说,‘好了,笑一个’,我赶紧说,‘不想笑,就这样’。他感到很奇怪,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仿佛想知道些什么,我淡淡地说,‘留个纪念,然后去修地球’。拍完走出门,不由一回首,摄影师还在看我,他是用目光送我出门的,并‘送’出很远…”
        而我仍始终认为,艺术的表达手法永远是无穷尽的。因为当你人生中的每一瞥皆假以深情,以点击面,于是,开端便是答案,好的人生如此,好的艺术亦当如是。
       “离上海前,第二个目的地是理发店。我往椅子上一坐,立刻有一位师傅热情地招呼了起来。我在压低声音说,‘师傅,把辫子剪成短发吧’。师傅看着我粗而长的辫子不舍的提醒我,‘你要想好了,我一剪刀下去很容易,现在后悔还来的及’。这时围上来好几个人,大家都明白文革中的‘革命头’宣传多年,留长发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故都来劝说,‘小姑娘,那么漂亮的头发别剪了,太可惜了!’那会儿,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大家好心的劝说和我心中的痛正相撞着。四年了,我何尝不想留着它,我忽地带着哭腔说:‘我没有选择,我的命运己成定局,将赴安徽扎根、接受农民再教育,哪有时间再去梳理头发了?’围上来的人渐渐地散去,诧异的眼神暗淡了下来,劝说不再有力,哪家没有兄弟姐妹因‘插队’而远离城市、父母的?,片刻间空气凝住了、静的出奇,只有抽泣声和剪子的游走声,耳边响起有力的咔嚓声,头发即刻像被散开了的麦秸…”
        于皖南那个叫龙泉镇的乡下,她们一干五六个春秋。她体魄得以健硕,胯之宽,背之实,胴体之凹凸有致、美轮美奂却不为己所知(直至若干年后雕塑家发现了它)。凄风苦雨在撞击着茅舍,偶有暖阳一日,朝晖由逼仄着的窗子遛进些许光线,照在她们生理涌动着的曲体与已习惯不离首的遮阳毛巾,一手拽着曾经浓密的长辫,另一头像是有生命之鹞飘荡在曾经属于她们的都市上空,在呻吟着内心万千莫名…
     “即将去皖南的前几曰,第三个目的地是去派出所办理迁离户口。”她说,“拿着户口薄的我走了进去,说明来意后我便把一些通知及有关证明放在长而高的柜台上。户藉警忙了一阵后,将我的名字从户口薄上划去。由于用力过猛,第二张页面都破了。本来心情一早至今就没有好过,现在又见深深的划痕,糟透的心情容不得我冷静,对着户藉警突口而出,‘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那样狠心’?!他莫名其妙回过身来,问我哪儿不对劲了,还仔细地翻了翻,没划错啊!‘你是没划错,划那么狠干吗?用这么大的劲干吗?你高兴是吗?有劲应该到农村去…’他没有同我计较,看了看我,转身进去了。我赶紧走出派出所,又怕他会抓我进去,一路上我心里直嘀咕,从此我再也不是上海人了,户口没了…”
       于她当年拍摄的像片微微向下的嘴角,我知道了她们的青春去了哪儿。岁月的草垛,是无为的春春、与亦曾令人叹为观止的青春躯体所堆砌成的又一段荒诞岁月。丁苗苗最后告诉我,当年贫下中农第一面见到她们时说:“我们自己粮食都不够吃,你们是来抢粮食的吧?!呸,恨你们…”

岁月的草垛——记当年女知青------------倪虎 - 丁林仙 - 丁林仙的博客岁月的草垛——记当年女知青--------------------倪虎 - 丁林仙 - 丁林仙的博客

 

 岁月的草垛——记当年女知青------------倪虎 - 丁林仙 - 丁林仙的博客岁月的草垛——记当年女知青------------倪虎 - 丁林仙 - 丁林仙的博客

 

                    文为媒——介绍我的QQ好友倪虎----------丁林仙

 
         倪虎:苏州市人,出生1963年,昵称:石匠倪虎。
他是一个雕塑艺术家,2013年发表中篇小说《那年有个风珍紫》,现在正在写《根之木芳》目前已写到第18篇,还在继续...每一尊塑像完工都会用图文写他对作品的感想,在苏州的《城市商报》及《苏州城报艺术专栏》经常发表他的文章,他是一个热爱生活、热爱社会、热爱艺术的作家,也是一个追求艺术完美,弘扬正能量的进步人士,是一个说真话干实事的宣传骨干。
      因为我的那篇题为《有一种爱胜过自己的母亲》让他感动了,他跟贴:“深情而恬然的知青故事,虽亦曾沾满苦涩。黄毛妈,一个多么善良的农村妇女。陈惠兰还在上海吗?见到她,一定叫其回安徽看看...”。
       当他知道我年里要去安徽再访黄毛妈时,他在贴子里又道“替我向黃毛妈问好。日后有时间也去那看看。是你的文章打动了我...”。
        他说他没有经历过知青生活,通过我的文章他了解了我们,非常赞成我们的专题片《岁月的留痕》,又说:“以我的原形,雕刻一尊当年的女知青”,我很惊讶也很期待,就在我去澳洲的前两天,他说:“已雕刻二十天,估计还要十天”。一尊不舍不屈紧拽辫子知青形象诞生了,题为:“岁月的草垛——记当年女知青”在他QQ空间发表了,
         在此,摘取几段粉丝对文章及雕塑的热评。
        热评一:“那段岁月虽没有经历过,随着尘封的历史逐渐被揭开,即便躲在岁月的草垛后面,也用一双黯然的眸子,粘着草屑的辫子,诉说着那段荒唐而又无法躲避的历史潮流。作者怀着大爱与大恨,用作品再现了知青这种特定的历史产物,历史产物里特殊的群体... ... ...女知青 !  女知青比男知青承载了更多的苦痛,心灵到肉体无一不在那所谓峥嵘岁月艰难挣扎,草垛,一个浪漫和狰狞的地方,爱情的碰撞和丑恶的交织都可以在这里发生! 如今那帮人都老了,许多揭开历史谜底的故事都永远藏在她们的内心。但可以相见,她们的无奈与痛楚将伴随她们一生,影响她们一生!  而雕塑将为她们诉说不能说的故事! ”
       倪虎回复:“人们可委屈成泥鳅,但不能卑微成软虫。除非人类已低级到没有灵魂的哑巴犬,再也无所谓耻恨与疼痛与呐喊。深谢才俊充满热血的真挚之评...”
        热评二:“我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我不能真正体会其中的痛楚,但历时25年的城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在无声无息中画上了句号我无法理解?作品注入太多的灵魂,诉说着太多的故事,让我又陷入了沉思...”
        倪虎回复:“爱憎和对美丑的评判是良知者必须俱备的。我们不能说没有经历过南京大屠杀而可无耻辱之恨。很是感慨佳人高羚之美丽情怀。在此深谢你的美之评点和美之思考...”
        我的贴子是:“非常感谢你雕琢了当年的我,把当时紧拽不舍那条辫子的神态,还有满面愁容及无法抗拒的内心,刻画得淋漓尽致,特别是你在工作室雕刻时的几组照片,更让我感动你对艺术的执著精神,一块平凡的石头通过你的创作与雕琢,它们有了生命有了价值,好一个“疯狂的石头”,一个网友,没有经历过知青时代,却这么与知青相通与理解,并用你智慧的艺术灵魂去追逐去脱颖一种美,用独特的方式支持我们,也是我们后知青生活中最特别的朋友,最特别的精神支柱力量,文章写的很好,根据我的述说和你的发现及艺术作品的魅力,让人们清楚了解到知青当时的无奈与不屈,还有知青精神一直存在,他们还在为历史普写更多...过几天,我稍稍改动些,传到东至知青网上去,因为,我的那篇“一张旧照片引出的故事”已经发表过,其中的述说知青看过,最关键的就是辫子的痛诉当年的无奈,凸出雕塑主题为好,你看如何?”
        他回复道:“此文与雕塑已上苏州城报艺术专栏。为保证它的艺术完整性,最好不必改动,丁老师可以于括号处注明文之出处即可。你若有微信可将报上文章发给你...这是二合一的文章,人文意义不同凡响,还望三思...”
        我又跟贴:好吧!尊重艺术的完整,我如实转载,在你的文章前加写其编辑,让大家了解倪老师。”
        我最后道,虽喜欢你的雕塑艺术,对于我这个门外汉,只能用欣赏的目光和学习的态度去赞美,不可能评论老师的艺术品,我缺乏艺术文化的知识,向你学习丰富自己这方面的了解,已是荣幸至之,倪老师的回复谦虚也含蓄,他说:“艺术乃天底下最朴实、美好的事物之一,它有时就像外祖母用了十多年、仍捆绑得扎扎实实的笤把,里面有岁月之痕,人之情愫的投影。亦可说凡识美丑善恶真假者,皆为艺术的门内汉。能结识沪姐您,亦为新春新年幸事矣...”。
         5月4日正好和朋友同去苏州游玩,借此机会去拜访倪老师。
        
    

岁月的草垛——记当年女知青------------倪虎 - 丁林仙 - 丁林仙的博客

 

岁月的草垛——记当年女知青------------倪虎 - 丁林仙 - 丁林仙的博客

岁月的草垛——记当年女知青------------倪虎 - 丁林仙 - 丁林仙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